触目惊心!三万吨垃圾被抛入长江有害物质严重超标

  案发近一年后,江苏、浙江两地检察机关相继对这一生活垃圾非法跨省倾倒案提起公诉,一条以生活垃圾为“资源”,套取垃圾处置费谋取暴利的犯罪链也由此被逐渐揭开。那么,这些垃圾究竟从哪儿来?又怎么被抛入长江?

  深冬季节,江面漂浮的垃圾量却连日异常增多,这引起了海事部门的警觉,怀疑有船只非法倾倒垃圾,于是暗中部署搜寻可疑船只。2016年12月18日早上,太仓海事局第二海巡执法大队监督员秦立永和同事巡航时,在杨林河口发现两艘正在冲洗的船只。

  秦立永和同事很快就发现了这两只船的可疑之处,迅速联系后方的指挥中心,并报告公安机关,一同展开调查。秦立永告记者,他们在突击检查时,几个船员的口供相互矛盾,破绽百出。最后从一名女船员那里,打开了突破口。

  很快,长江航运公安局苏州分局太仓派出所接管了这一案件。经审讯,两船船主交代,头天晚上,他们将船驶到江心,关闭船上的所有电子设备和灯光,乘着黑夜,将两船约2000吨垃圾抛进了长江。两船只落网,撕开了垃圾非法倾倒犯罪链的一角。其后,江苏、浙江、上海三地警方协同配合,涉案人员逐一落网,垃圾来源也得以探明,主要来自浙江嘉兴的海盐和海宁。

  据新华社报道,海宁市检察院的起诉书称,在海宁市,2016年11月至12月期间,有14船次、共计9700多吨生活垃圾从当地彭墩码头运出。这些垃圾最终被相关涉案嫌疑人直接抛入长江南通段、太仓段等地。在海盐县,2016年8月至12月期间,有26船次、共计约2万吨生活垃圾从当地黄桥码头运出,这些生活垃圾同样被直接抛入长江南通段、太仓段等地。

  根据有关管辖权规定,在江苏,这一案件最终交由常熟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常熟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韩立佳是这一案件的主办检察官。韩立佳说,起诉书中的相关数字,只是有据可查的量,实际抛撒入江的垃圾可能远多于此。

  据介绍,经第三方环保机构检测,这些被非法抛洒、填埋的垃圾含有毒、有害物质,其中来自海盐的生活垃圾挥发酚超标80倍至32200倍不等。因抛洒地位于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上游,太仓市两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分别被迫中断取水超过48小时和55小时。

  在来自海盐的生活垃圾中,还有约1.5万吨被运至浙江湖州、安徽等地非法填埋。检察机关调查发现,这些垃圾虽然来自海盐、海宁两地,经由不同的公司转包处置,经由不同的船只外运,但最后都是交由犯罪链末端的沙某团伙抛入长江。常熟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韩立佳说,此案暴露出生活垃圾的处置存在着严重的监管漏洞。

  分析此案,参与办案的检察官认为,这一案件非常典型,从招投标到垃圾处置费领取,层层转包,层层造假,一系列监管措施都被突破。检察官韩立佳认为,此案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垃圾流出地垃圾处理能力弱。以海盐县为例,检察机关前往海盐县调查发现,这个县垃圾填埋场容量极其有限,这为案件发生埋下了祸根。

  海盐县没有垃圾焚烧厂,只有一个填埋场,但案发时填埋场也非常紧张,垃圾根本就来不及处置,而海盐县每天产生的垃圾量在四五百吨,只好运到外地去处置。

  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认为,生活垃圾非法倾倒案频发,与城镇垃圾处置能力不足密切相关。在一些地方,只要能将垃圾运出,后续如何处理,常被忽略。环保部门在这方面应该积极作为。

  宋国君教授认为,提升垃圾处置能力,首先要从源头管住。此外,应该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垃圾填埋场等基础设施领域,进行市场化运营。

  源头产生的垃圾仍然要安全处置,运输过程中也不能进入其他地方。环保应该从污染的角度把它管住了。帮别人处理垃圾,当然是要花钱的,这是很好的生意,社会都可以投资,处理能力不够不是什么问题。

  截至目前,江苏检方批准逮捕了9人,浙江嘉兴检方批准逮捕了25人。案件已进入法院审理阶段,犯罪嫌疑人将接受法律的惩罚。

  明知违法却依然铤而走险,犯罪分子非法倾倒生活垃圾的背后,是巨额经济利益的驱使,也是我们的监管工作还有隙可乘。对于类似的案件,严加打击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从“防患于未然”做起。从生活垃圾处理源头开始的每个部门,都应一丝不苟地做好本职工作,抓好招投标监管,不要让它流于形式;而面对生活垃圾处置能力不足这样行业性的难题,升级处理手段、创新管理思路,或许才是真正的治本之策。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