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啤酒怎样出炉?作坊主揭秘黑啤酒私装内幕

  桶装啤酒黑窝点是如何办起来的?私装的黑啤酒怎样出炉?又是如何流入市场的?7月17日,本报记者来到太谷县,对一名已被当地工商部门查处的黑窝点经营者进行采访,听他讲述该行业的重重黑幕。

  程昱乾(化名)年过不惑,五年前因单位不景气,他开始在太谷县做起小买卖。生意的惨淡经营,加上老婆也没工作,程昱乾一家只能混个温饱。

  2009年夏天,程昱乾听取朋友的建议,开始从太原、榆次、祁县等地进回桶装啤酒送往附近的酒店、火锅店、烧烤店。令他兴奋的是,一个夏天下来盈余不少。与外地啤酒厂及经销商接触得多了,程昱乾的眼界更为开阔,便悄悄留心起啤酒的生产、装罐、销售等。

  今年4月份,从亲戚、朋友处凑来资金,加上自己的积累,程昱乾拿着6万多元钱开始了新的创业。

  他在县城边低价租赁一个不足15平米的僻静库房;从太原一分装经销商的手中购回旧分装啤酒储存罐、钢管、啤酒枪、清洗机等设备……之后,程昱乾又从太原、榆次等地,以八十元左右的价格,收购回规格各异的旧啤酒桶,并联系之前进货的啤酒厂销售部找好销路。一个私自灌装啤酒的黑窝点,就此诞生了。

  私自开灌装点,而且涉及群众的饮食安全。程昱乾深知一旦犯事,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他每次运输原料生啤,都是选在半夜,躲避公安、工商等部门的巡查。

  一车大约3吨的生啤被运来后,程昱乾立即会安排人连夜进行分装。生啤排酒阀和封装罐的进酒阀连接,在程的点拨下,工人们用二氧化碳打进运输车上的罐内,将生啤打压进分装罐。接着,分装罐再经过压缩机保持制冷,等待装桶。这样才能保持10天左右不变质。程昱乾告诉记者。

  啤酒桶大约1米见方,一般为白色。装入2/3的水清洗过啤酒桶后,工人们向分装罐内打入二氧化碳,用啤酒枪将产品打到小啤酒桶内。为了看似正规,这些小啤酒桶,往往还要贴上程昱乾从外地啤酒厂要来的各类啤酒标签。简单的运输、分装、制冷、桶装后,原本不知名的普通啤酒,成了形形色色的品牌产品。

  之后,生产好的桶装啤酒,被送往各酒店、夜市中。而且因为散装啤酒的保质期为3天,生产者必须在分装好后当天送出,否则就容易变质,砸在手里。

  有一次,程昱乾在分装啤酒时,发现灌装枪已顶不出液体来。打开排酒阀,他才发现,酒水早已分离,感觉已经变质了。怎么办?程昱乾称,几千元的损失,他虽然心痛,但还是将剩余的两吨多生啤全部倒掉。不过,随着竞争者的增多,只顾利益不惜触网的黑心经营者的行径,在同行间流传得越来越快,程昱乾的胆子也越来越大。

  案发前的一天,他看着剩下的生啤到期了,有心倒掉,但转念一想,还是抱着应该没事的心理,把那批生啤兑起来卖掉。结果恰恰是这一批啤酒,让太谷县一家火锅店的消费者饮用后,出现中毒事件。事发后太谷县疾病防控中心抽检了该啤酒,结论是大肠菌群严重超标。过期变质的啤酒,轻则顾客饮用后头晕、腹泻,身体不适;重则可能引发其他病变,甚至威胁人的生命。疾控专家接受记者时谈道。

  程昱乾说,私装啤酒的来源本身就猫腻多多。他买的原料生啤,都是原来进桶装啤酒时销售部的人介绍的,至于相关证件、单据等,一概没有。太谷县工商部门一路追查,发现提供给程昱乾原料生啤的厂方也没有出库记录。

  提到非法产品的去向,程昱乾谈到,他的啤酒,多销往本县。而他知道的许多黑窝点主,更将这类啤酒送往祁县、平遥、榆次、介休等地。小酒店、烧烤店、火锅店和夜市等卫生条件相对较差的营业场所,经营者同样只图利益,对啤酒的来源、产地等很少认真盘问。

  程昱乾的桶装啤酒黑窝点被查处后,太谷县工商局已通过该案当事人的举报等,在全县展开了生啤市场的彻底清查。经查,当地的另外3家桶装啤酒厂方,也不同程度存在违法、违规制作、销售等问题。

  你就没想过办全各类证照再开业?面对记者的提问,程昱乾说:多年给别人跑打,对领什么证照概念淡薄。再说一领证照就得有相应的门面、厂房等,开支一定会增加。我小打小闹哪来那么多闲钱?

  卫生上,我只想把桶内清除干净就行,周边环境和桶身没考虑过。至于质量,前面介绍了,开始我也良心不安过,但渐渐也就……程昱乾的话再次道出了许多非法经营者的心路历程。

  专业人士指出,首先可以观看啤酒的商标和桶身。与正品比较,伪造的商标印刷工艺差,边缘不齐整,条纹不匀称,色泽暗淡,多会留下重影,因是手工粘贴,假商标往往会起一定褶皱。桶身,即便是经过清洗,也往往留有或多或少的污渍。

  再有,就是闻,啤酒打开后,正品有新鲜的香气,而假啤酒鲜、纯的气味很淡。最后是尝,正品啤酒口感纯正,入口可品出酒花的微苦,而假啤酒味道往往较淡,并带有酸味或其它怪味。

  采访结束前,太谷县工商局的执法人员告诫消费者,谨慎消费夏季饮品。如有需求,人们一定要选择证照齐全、卫生条件较好的购物、消费场所进行消费。(记者 任俊兵 通讯员 曹亮 霍金娥)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