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毛利率超40%的服装标签是不是印刷圈被忽视的利润高地?这家要上市的印刷厂透露了哪些信息?

  原标题:【头条】毛利率超40%的服装标签,是不是印刷圈被忽视的利润高地?这家要上市的印刷厂透露了哪些信息?

  2018年4月,“印刷企业家发”过一篇《标签材料巨头艾利公司到底有多大?及它一年在中国的营收有多高?高到让人想不到》。

  2017年,中国为艾利贡献了13亿美元的销售额,合人民币87.81亿元,在其年营收中的占比接近20%,相当了不得。

  以不干胶材料闻名的艾利不仅做材料,还做标签产品。其旗下的零售品牌和信息解决方案部门在国内的工厂,便以服装吊牌、标签、RFID产品为主。

  即便如此,当时还是以为:在艾利从中国市场获得的营收中,不干胶材料的占比应该更大一些。因为“卖纸的一般都比搞印刷的容易上体量”。

  据知情老板透露,仅艾利在广州南沙和番禺的两家工厂,年营收便都在10亿+以上。再加上零售品牌和信息解决方案部门在福州、苏州、青岛、上海还各有1家工厂,一年能做多大体量?

  这么一说,服装标签看上去不起眼,是个小产品,要是能做起来,还真就有可能成为一桩大生意。

  后来,又发现:在2018年百强榜上有一家公司,名为“上海美声服饰辅料有限公司”,排在第79位,2017年营收为5.38亿元。

  最初还奇怪:做服饰辅料的公司为什么会出现在印刷圈的榜单上?扒过才知道,上海美声的主要产品其实也是服装吊牌、标签、RFID等,其所属的美声集团于1973年在台湾创立,现在全球17个国家拥有27个工厂或分支机构,员工总数超过3000人。

  最近,有一家主营服装标签的印刷企业向港交所提交了申请材料,意在港股上市。它就是:常达控股有限公司。

  其长达400多页的招股书透露了很多有用的信息,让我们不仅能走近常达控股,还可以更好地了解原本被忽视的服装标签市场。

  作为上市主体的常达控股,于2019年1月才刚刚在开曼群岛注册。实际上,它是一家很有历史的港资企业,成立于1991年,并于第二年在香港开展印刷生产。

  从2000年开始,常达控股将生产加工业务委托给一家内地企业;后于2009年在广东惠州设立自有生产工厂:博罗县常美印刷有限公司。

  目前,常达控股在惠州有两处厂房,合计建筑面积37902平米,并分别于2013年、2014年在孟加拉、越南设立生产工厂。

  不过,位于孟加拉、越南的工厂看上去都不大,建筑面积分别只有3300平米、2370平米,员工数量也只有142人、66人,与中国内地的793人没法比。所以,常达控股的生产主体还是在咱们这儿。

  此外,常达控股还在美国、比利时、印度、巴基斯坦等地设有销售机构或办事处。

  总之,这是一个典型的起家于香港,发展于内地,然后开始迈向国际化的印刷创业故事。

  常达控股是典型的服装标签印刷企业。2018年,营收为3.72亿港元。其中,服装吊牌类产品贡献最大,为1.97亿港元,占比52.9%;其次是织唛类产品,为6767.0万港元,占比18.2%;排名第三的是印唛类产品,为3820.6万港元,占比10.3%;排名第四的是热转印产品,为2445.2万港元,占比6.6%;排名第五的是贴纸,为1045.3万元,占比2.8%。此外,还有部分其他产品。

  织唛、印唛都是服装标签的专用名词。简单说来,织唛就是纺织类标签,也叫布标。印唛就是印刷的标签,只不过材质多是各种服装材料。

  服装标签在圈内算不上主流产品,用的设备却很主流。上市申请材料显示,常达控股拥有400多台生产设备,主要是单色、双色、四色、五色及六色胶印机,数码印刷机、柔版印刷机、模切机及织唛机、切割机、表面处理机等。

  常达控股的胶印机以海德堡四色、五色、六色机为主,数量超过10台,也有小森机;数码印刷机则主要是惠普indigo系列;看得到的一台柔版印刷机来自多威龙。

  有这么多印刷机的企业,放眼整个印刷圈也算得上是大厂,何况是在服装标签这样的细分市场?

  上市申请材料显示,按营收规模计,常达控股在国内服装标签及装饰产品制造企业中排名第五,市场占有率约为2.1%。

  排在它前面的4家企业,2018年营收分别为人民币4.9亿元、4.6亿元、3.5亿元、3.1亿元。

  也许提供数据的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把艾利在中国的工厂以及上海美声都忽略了,它们的年营收都在4.9亿元以上。

  不管怎么说,作为专业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的数据,还是可以作为参考的。

  按照它的说法,中国服装标签及装饰品市场的营收规模很可观:2014年为人民币93亿元,2018年增长至14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1.0%。

  预计未来几年,这一市场将保持8.6%的复合年增长率,营收规模由2019年的156亿元增长至2023年的217亿元。

  如果不是过于乐观,这样的表现及预期可谓相当不错。毕竟,过去几年国内印刷总产值的增速都在5%以下。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的报告,国内服装标签市场的参与者超过2000家企业。这意味着:2018年,这些企业的平均营收规模约为700万元,比国内印刷企业平均1200多万元的年产值低不少。

  其中,市场占有率排名前十的企业,2018年合计实现营收约26亿元,占整个市场的18.4%。十强中的最后一名,营收只有约8000万元。

  首先,还是来看资产。截止2018年末,常达控股的总资产为2.30亿港元,净资产为1.16亿港元;与2016年末比,分别增长50.10%、60.21%。

  以这样的资产规模一年能做出3.72亿港元的营收,说明常达控股的资产运营效率相当高。

  2018年,常达控股每1港元资产平均创造营收约1.61港元,比国内印刷企业的整体水平高不少。

  在营收走势良好的同时,常达控股的净利润表现更为出色。2016年,其净利润为1876.8万港元;2017年大涨36.06%,达到2553.6万港元;2018年再涨31.95%,达到3369.6万港元。

  常达控股这样的走势和盈利能力,在财务数据公开可见的港资印刷企业中并不多见。正像前面的文章中曾说过的,近年来以做外单为特色的港资印刷企业大多遭遇增长和盈利瓶颈。很多在港股上市的企业都徘徊在盈亏平衡点附近。

  2016-2018年,常达控股的净利润率分别为7.8%、8.4%、9.1%,即使在圈内A股上市公司中也可以位列前茅。

  超出一般水平的净利润率,源于其服装标签产品堪与烟包媲美的毛利率。2018年,常达控股的毛利率为43.5%,与圈内30家A股上市上市公司的50多种产品放在一起排排坐,也能挤进前十。

  往前再看两年,常达控股的毛利率分别为44.2%、42.7%,表现相当稳定。

  以前就知道,标签印刷的毛利率比一般印刷品高一些。但还是没想到,看上去不起眼的服装标签,毛利率竟然可以与烟包媲美。

  最近几年,印刷圈的日子不太好过。尤其是一些做传统产品的企业,大多面临竞争惨烈、利润下滑的挑战。

  于是,很多老板都在想:圈内还有没有啥好赚钱的利润高地?从常达控股的表现来看,服装标签应该可以算一个吧?

  烟包产品高毛利的背后是一本万利、不差钱的烟草行业。并不起眼的服装标签,毛利率为什么能有这么高?

  各位老板想想,一枚小小的服装标签能值多少钱?靠这样的产品做到三四个亿的产值,与靠纸箱做到同样的体量,难度系数是不是完全不一样?

  其次,服装标签产品虽小,要做好却不容易。为了给客户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多数大型服装标签企业都像常达控股一样,要能够生产吊牌、织唛、印唛、贴纸等各种产品,综合运用胶印、柔印、丝网、热转印,乃至RFID、NFC等各种技术。

  在常达控股的“其他产品”项目中,还包括包装盒、金属封条、亮片、绳、补丁、徽章等各种服装辅材。

  对一家企业来说,产品种类越多,生产组织难度越大,人均产出一般相对偏低,也就需要相对较高的毛利率,抵消相应增加的生产组织和人工成本。比如,2018年常达控股的人均营收约为33.81万港元,合人民币30万元左右,还没达到印刷圈的平均水平。

  这样说来,服装标签算是典型的高毛利、小体量的印刷细分市场。在这样的市场中,多数企业享受着相对较高的毛利率,却很难突破规模的“天花板”,因而绝对盈利水平并不一定很高。

  然而,越是这样的市场,由规模扩张带来的潜在收益可能越大。一旦有企业能够突破看似无法逾越的“天花板”,由大规模生产带来的成本和效率优势,将保证企业获得相对优厚的盈利空间。

  这一点,在商务印刷市场已经得到验证,在标签印刷市场也不乏先例。就像正美集团,虽然准确的利润数据很难获取,但可以确信其盈利能力相当不一般。

  同时,艾利公司在广州的两家工厂都能做到年营收10亿+以上,也验证了服装标签做成大生意的可能。

  服装标签产品的毛利率这么高,前景怎么样?按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的数据,中国目前仍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装生产和出口国,自然也就有世界上最大的服装标签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国内劳动力成本的提高,部分服装企业开始将工厂从中国迁往成本相对较低的东南亚国家。

  原本少人关注的孟加拉以及咱们的近邻越南,已经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第三大服装出口国。这也正是常达控股在这两个国家设厂的原因所在。

  当然了,到目前为止,中国服装产品的产量和出口量仍遥遥领先,并且保持增长。否则,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也不会预期中国的服装标签及装饰品市场,还能保持8.6%的复合年增长率。

      和记娱乐,和记娱乐官网

 网站地图